中国最早的“战地记者”,“军事报道摄影的先驱者之一”费利斯·比托
趣历史 责任编辑:Lqp 2018-07-19 09:33:07 咸丰 道光 嘉庆 乾隆 雍正 康熙 顺治 皇太极 努尔哈赤

  费利斯·比托,意大利原名Felice Beato,战地摄影师,19世纪20年代出生于意大利,后加入英国国籍。曾被誉为“军事报道摄影的先驱者之一”。

blob.png

  基本信息

  费利斯·比托(Felice Beato) 1883(或1884)年出生于意大利,1907年逝。具有英国与意大利双重国籍。

  轶事

  费利斯·比托是19世纪著名的战地摄影记者,也是拍摄东亚地区最早的摄影师之一。他作为“军事报道摄影的先驱者之一”,跟随军队拍摄了1857年的印度反英民族大起义、1860年中国与英法联军的第二次鸦片战争,留下了大量弥足珍贵的照片。在中国北方拍摄了大量的残酷战争的场景,记录了北京皇家园林的破坏和英法联军对天津的占领,曾被誉为“军事报道摄影的先驱者之一”。作为为数不多的随军摄影师,他有机会接触并拍摄了恭亲王奕訢,并有幸成为了第一位拍摄中国皇室成员的外国摄影师。

  摄影经历

blob.png

  中国摄影

  比托在中国活动的时间仅为一年,但他却拍摄了许多具有历史价值的摄影作品。从他当年拍摄的照片中,我们看到被攻陷的大沽口炮台上“担任防守任务阵亡的中国士兵,趴在一个要塞城堡上,旁边摆着他们原始的土炮和弓弩”,那清朝士兵尸首遍地的场景记录了联军野蛮屠城的结果。北塘要塞,那是1860年8月2日英国军队从中国人手中夺得的。而此时,英国军队将北塘要塞建成了他们的司令部,要塞的废墟上,一门被摧毁的大炮仿佛诉说着不久前在此发生的激战。这门大炮原先是安放在木质炮架上的,照片上的英军士兵正在这个刚占领不久的阵地上休息。当年,饱经鏖战的北京古城墙和城门如今大多已不存在,但从比托那里,我们看到了一些记录北京老城墙和城门的摄影作品。如《北京的内城城门与城墙》,这张照片构图讲究,线条流畅,远处的朝阳门和城墙连为一体,将北京城的雄伟和宏大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在费利斯·比托当年拍摄的照片当中,最令人关注的是1860年11月2日他给恭亲王拍摄的肖像照片。这是恭亲王奕訢在10月24日和25日连续与英国、法国签订了中英《北京条约》和中法《北京条约》之后,给我们留下的影像。1860年10月24日,在经历了英法联军占领安定门和火烧圆明园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后,臭名昭著的中英《北京条约》签订仪式在北京皇城内的礼部大堂举行。当时,英方的代表为英国特使额尔金勋爵,中方代表即为咸丰皇帝的弟弟恭亲王奕訢。作为为数不多的随军摄影师,比托来到签约的礼部大堂,随时准备用影像记录这一历史时刻。有关比托在礼部大堂为恭亲王拍摄的具体过程,英法联军中的英国陆军司令克灵顿将军在其日记中这样描述:“在条约签订仪式的过程中,那位不知疲倦的比托先生很想给‘北京条约的签订’拍摄一张好照片,就把他的照相设备搬了进来,把它放在大门正中,用偌大的镜头对准了脸色阴沉的恭亲王胸口。这位皇帝的兄弟惊恐地抬起头来,脸刷地一下就变得惨白……以为他对面的这门样式怪异的大炮会随时把他的头给轰掉——那架相机的模样确实有点像一门上了膛的迫击炮,准备将其炮弹射入他可怜的身体。人们急忙向他解释这并没有什么恶意,当他明白这是在给他拍肖像照时,他脸上惊恐的表情顿时转阴为晴?!钡?,由于当时室内光线不好,比托这次拍摄恭亲王的照片并不成功。

  恭亲王回访额尔金,费利斯·比托再次抓住时机,在额尔金勋爵的住处给恭亲王奕訢补拍一张肖像照片。据英军军医芮尼的描述:恭亲王那天“身穿一件紫色的,绣有黄龙的锦缎官袍……他戴着一顶边缘上翘的官帽,除了在顶戴处有一个红绸做成的旋钮之外,并无其他任何装饰?!闭庹耪掌纳愕梅浅3晒?,此后被多次使用,成了恭亲王的标准像。从比托留下的影像中我们看到,恭亲王面容清癯,表情肃穆,双眉紧锁,悲凉而忧郁。这是目前我们可知的最早的皇室成员的照片,为研究政治史和摄影史提供了可靠的形象资料。

  中国照片

blob.png

  费利斯·比托作为英法联军的随军摄影师,在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,来到了中国,并将摄影镜头第一次对准了大清帝国的皇城-北京。更为珍贵的是,比托还拍摄了当时尚未焚毁的皇家园林圆明园。

  1860年10月18日至20日,英法联军发动四千士兵分头焚烧圆明园,大火燃烧了整整三天,集万千华美与珍宝的圆明园付之一炬。而在10月18日之前,比托曾拍摄了一定数量的圆明园照片。时至今日,流传较多的是当时五园之一位于万寿山的清漪园。

  在一张照片的背后有两行比托留下的记录,虽已暗淡,但仍能看出字迹,英文为:“The great imperial palace yuan ming yuan,before the burning,peking October 18th 1860。大意为:”伟大的帝王宫殿圆明园在烧毁之前

  (的一座建筑),北京1860年10月18日?!闭掌形颐强吹秸庖唤ㄖ?,是清漪园的昙花阁,重建颐和园时,这里改建为景福阁。这张照片现藏于美国皮博迪·埃塞克斯博物馆。

  1860年前后,比托先后跟随军队拍摄了香港、广州、天津、北京等地,是迄今为止最早拍摄中国地区最早的摄影师之一。尤其是当时限制外国人进入的皇城北京。其拍摄了通州燃灯塔、安定门、清漪园、天安门、雍和宫等,是现在所见老北京最早的照片。当年鏖战正酣的古城墙和城门如今大多已不存,唯可能从比托当年拍摄的照片中看到那些原汁原貌的老北京风情。

  恭亲王奕訢

blob.png

  1860年10月24日,费利斯·比托在北京皇城内礼部大堂举行的《中英北京条约》签订仪式上,为中方代表恭亲王奕訢拍摄了一张珍贵的照片。

  英法联军中的英国陆军司令克灵顿将军在其日记中这样描述:“在条约签订仪式的过程中,那位不知疲倦的比托先生很想给‘北京条约的签订’拍摄一张好照片,就把他的照相设备搬了进来,把它放在大门正中,用偌大的镜头对准了脸色阴沉的恭亲王胸口。这位皇帝的兄弟惊恐地抬起头来,脸刷地一下就变得惨白?!晕悦娴恼饷叛焦忠斓拇笈诨崴媸卑阉耐犯涞??!?/p>

  但是,由于当时室内光线不好,比托这次拍摄恭亲王的照片并不成功。11月2日,恭亲王回访额尔金,比托再次抓住时机,在额尔金勋爵的住处给恭亲王奕訢补拍了一张照片。这张照片拍摄得非常成功,此后被多次使用,成为了恭亲王的标准像。这也是目前我们可知的最早的皇室成员的照片,为研究政治史和摄影史,提供了可靠的形象资料。

  对日本的影响

  此外,他还游览了亚洲各地,拍摄了大量当地的风土人情、自然风景、古代建筑和人物肖像等。1863年他回到曾经去过的日本横滨,与英国人Charles Wirgman合作出版了他的摄影作品。比托在日本期间,也拍摄了众多日本当地的风俗照片,同时他还曾开课讲授过摄影知识与理念等,为日后日本的摄影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